《廣州市社會組織管理辦法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近日公佈。辦法首次以政府規章形式,明確規定現職公務員禁入社會組織,以及接受捐贈後15個工作日內向社會披露信息。去行政化是社會組織發展的另一大趨勢。《辦法》明確社會組織堅持政社分開的原則。現職國家公務員不得在行業協會、異地商會、民辦非企業單位、基金會中兼職,離退休後確需兼任的應當嚴格按照有關規定審批(10月26日《法制日報》)。
  社會組織堅持政社分開的原則。現職國家公務員不得在行業協會、異地商會、民辦非企業單位、基金會中兼職,如是“小政府大社會”的發展格局值得期待。行業協會等社會組織本是民間社團組織。但是在現實生活中,一些社會組織並非純民間社團性質的社會團體。由於歷史原因,以行業協會為代表的社會組織“官辦”色彩頗為濃厚,變相的“二政府”成為一些政府職能部門的“錢袋子”和“養人機構”。某些依托政府部門亂收費的協會儼然成了名副其實的“邪會”。社會組織存在公務員兼職、政會合署辦公、財務不獨立、資產不明晰等政社不分的問題,影響了政府形象和市場環境。
  其實,以行業協會為代表的社會組織扮演“二政府角色”權力尋租、亂收會費,並不是一地獨有的現象。中央政府部門也存在這樣的問題。原審計長李金華曾舉例說,“一個中央政府部門下屬單位就有100多個,既有兒子部門、孫子部門,還有重孫子、重重孫子部門,三五個人就成立個部門,掛個牌就收費。”李金華的話可謂一針見血。
  從媒體報道看,近年來,政府部門的二級、三級部門與一些社會組織因為收費混亂、管理無序等問題被公眾質疑、媒體曝光的例子不在少數。最典型的當屬牙防組事件。儘管原衛生部最後撤銷了牙防組,但其社會影響惡劣。其實,政府部門“子孫”出問題的遠不止一個牙防組。湖北省消委收錢屏蔽投訴信息;廣西自治區飲用水行業協會受工商部門委托抽檢桶裝水,交錢認定為合格產品,不交錢認定為不合格產品。就是社會組織充當“二政府角色”現實生態的縮影。
  牙防組也好,消委、水協也罷。其合法性與公信力來源於政府部門。這些社會組織雖不是正規的政府機構,卻充當了“二政府”的角色,與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,它們利用掛靠政府的特殊地位,間接行使了部分行政職能,甚至做了政府想做又不方便做的事情。由於有政府授權的“虎皮”護身,它們往往還可以規避法律監管。有調查表明,一些社會組織依托權力亂收費的現象比較突出。亂收費已成為一些政府部門下設社會組織最為重要的資金來源。這些政府的“徒子徒孫們”正是利用了人們對政府的畏懼心理圈錢創收。
  雖說這些社會組織曾經在學術研究、行業協調與補充政府職能方面發揮過作用,但是由於監管缺位,有的社會組織運作不規範,在利益面前,迷失了方向,掛羊頭賣狗肉,熱衷撈錢的社會組織多的是。有的社會組織已成了政府公信力和形象的破壞者、不法企業的幫凶。隨著政府職能的逐步完善,有的社會組織顯得畫蛇添足。
  過於泛濫、缺乏監管的社會組織,不僅耗費了社會資源,給基層帶來負擔,干擾了正常的社會秩序,傷害了政府公信,而且還是形式主義、腐敗揮霍的“溫床”。對此,政府部門理應反思。思考如何履行監管職責,管好自己的“子孫”,不讓這些“子孫”傷害政府的羽毛。廣州市以政府規章的形式要求公務員不到社會組織兼職,社會組織堅持政社分開的原則,讓社會組織與政府脫鉤。在規範社會組織管理方面開了一個好頭。但是“徒善不足以為政,徒法不能以自行”,相關規定關鍵在執行。在我看來,不僅現職公務員不能到社會組織兼職,離退休公務員到社會組織兼職也要從嚴控制,所有“挾政府招牌以令亂收費”的社會組織都應該得到清理整頓。
  嚴管各種增加民眾負擔,傷害政府公信的社會組織運作,引入公眾輿論監督,讓社會組織在法治軌道上運行,十分必要。 □葉祝頤  (原標題:[來信/來論]行業協會不做“二政府”關鍵在執行)
創作者介紹

花市

juytaz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